加为收藏 | 设为首页 | 联系我们
报社介绍 报纸概况 出版发行
广告发行 广告价格 广告投放
北京新闻 财经新闻 国际新闻
体育新闻 文娱播报 热线速递
工商广告 医疗广告 遗失声明
企业公告 房屋出租 新闻征集
摄影论坛 视觉乐园
光影视界 北京宽频
北京日报电子版   
今天是:
本页位置:首页>>最新动态>>新闻动态 www.dytbjd.com
站内搜索  
 
 
最新动态  
婚姻期间债务不一定夫妻共同背
本市排查五星级酒店卫生管理
浅山区违建正摸底将清零
警惕朋友圈“免费送”欺诈
优先照顾“久摇不中”市民 11辆
北京日报深度周刊征稿启事
京台高速北京段什么时候通车,预计
北京日报社与张家口市签署战略合作
中国国门时报办理挂失声明的说明
地铁快线系统今年开建,真正实现“
津冀出台意见落实京津冀协同发展
2025年体育公共服务基本全覆盖
合乘出租上海热北京冷 合乘出租上
中国男篮亚锦赛夺冠难度大
热门点击  
北京日报电子版
北京日报电子版
北京日报投稿邮箱电话
北京日报新闻爆料电话
北京日报编辑部电话地址
北京日报广告部价格单联系电话位置
北京日报记者电话
河北交通厅厅长高金浩接受本报专访
北京日报发行电话订阅地址
中国国门时报办理挂失声明的说明
北京地铁14号线东段年底通车 2
北京日报深度周刊征稿启事
6公园推APEC精品之旅
京台高速北京段什么时候通车,预计
新闻动态  
北京日报深度周刊征稿启事
发布时间:2016-5-10 18:32:15  本文已点击 2463 次
 
征稿启事:

本版诚征优秀原创纪实文学作品,要求不超过10000字,并附图片2—5张。来稿请发送电子版至bjdbgwx@126.com或邮寄至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20号北京日报副刊部,邮编100734。请在信封上注明“纪实文学”字样。

www.dytbjd.com

正是京郊大地万里花开如海的时候。我们为您带来一个平谷“80后”的故事。这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姑娘,选择了与大多数同龄人迥异的发展道路——还乡,养蜂。如今,那飞翔在万顷桃花海中的小蜜蜂,已经彻底改变了她自己,以及乡亲们的生活。

    金花回乡

    金花嘎嘎笑:爸,您迷糊,这万顷桃花年年生了开,开了生,一望无际,采之不尽,这不是天然大金矿?

    树挪窝则枯。

    王金花倒觉得自个儿是一棵长在山缝子的小疙疤树,长在城里不服水土,只有回栽大山,才能扎根长叶,开花常绿。2002年4月中旬的这天早晨,一上班,她径直去了经理办公室,向京城家具城经理提出辞职,惊得经理心尖一“喀嚓”,就像一棵窜天杨冷不丁被折断了一枝杈。他纳闷,这个搞工艺设计颇有业绩的小女子,工资不少,收入不低,为什么要炒他的鱿鱼。这只小山燕,说飞就展翅远飞了,真有点难舍哩。惊问:你,要飞哪儿去?再想想,一念之差,会贻误终生。王金花回话,却像痴人说梦:桃花开了,我心里的花儿也开了。我要学小蜜蜂,回山乡采蜜。说得经理懵懵懂懂:你,确定?小女子点点头。经理送她一句:混不下去,再回!山乡女,不走回头路!王金花心里说。

    她这个山乡女铁了心要挪窝,回山村。

    辞城回山,不进村,径直走向自家承包的桃林。父亲,定忙在盛开的桃花里,王金花心肯定。

    身穿白衬衫,老红的头巾搭肩,显现“一线红”,头顶,小蜜蜂们乱嘤嘤,躬身正给一箱箱蜂添糖水,嘴唠叨:乖乖,喝了水,多采蜜!这就是老父亲。

    王金花走近,手摘红衣衫上的桃花。父亲抬腰儿,憨声问:辞城回山,招呼也不打。当老爸是看大门的?金花说:爸,闺女的事,自个儿做主!父亲手端小水瓢,一抖,嘴吸溜:闺女家,嫁京城多好,干净轻省,爹妈老老的,也沾光进城。金花欣赏手掌的桃花:城里好,山里更好。父亲咳嗽:你——老大不小,终是闺女家,回家,还能捡块狗头金。金花嘎嘎嘎一笑,引来一只只乱舞的小蜜蜂,嘤嘤嘤。金花说:爸,开采金矿,咱咋不行?父亲双眼眨巴:你女孩家,真挖金掘银?再说,金矿早封啦,开采,犯法。切!手一抖,瓢里水洒了。金花嘎嘎笑:爸,您迷糊,这万顷桃花年年生了开,开了生,一望无际,采之不尽,这不是天然大金矿?父亲说:你,就冲这桃花,跑回山?摘花卖花?当个卖花女?真应了叫金花哩。切!金花不笑了:爸,我想养蜂,养千千万万的小蜜蜂,钻进花丛采蜜,咱酿蜜摇蜜,卖了钱,不就是采金?父亲一瓢水泼桃根下:倒好,你爷爷养土蜂,你爸养土蜂,你年轻轻的,还是养蜂,土蜂传土蜂,土蜂后人钻洞!本指望你,变个城里女,瞎啦!金花说:眼瞎?心瞎?养蜂也光彩么!甜蜜蜜,喜兴!父亲一甩手:挣个仨瓜俩枣,还喜?乡下人敞口喝米粥,谁敞口喝蜂蜜?真想养蜂,明儿个,就随我去,试巴一回。唉!金花回声脆响,接过父亲水瓢,就给嘤嘤乱舞的小蜜蜂们添水。

    放蜂桃花岭

    天色起亮,父亲惶惶跑来,双眼愣巴巴望金花:闺女,你哭了?金花一扬脖:没哭!父亲问:没哭,眼圈咋红红的?金花一扭脸:真没哭!

    父亲,老实巴交,却另有心思:这年月,年轻人,娇惯嫩生,脚不粘土星,衣不挂草末,头不顶高粱花,经不得风雨,属没加钢刃的镰刀,见了硬茬口就卷刃。别瞧她喊得凶势,练她个三天两早,就得灰心。让她进城念书,还不是为当个干鞋净袜的城里女?金花做帮手,却不含糊。自孩时,就看爸养土蜂,一天看一眼,也学个八九不离十。父亲心暗说:这丫头,女儿身,男儿性,一笑嘎嘎嘎,动手哗哗哗,爽快利索。真是养蜂的料。可一想,要窝她山沟一辈子,心就疼。长痛不如短痛,还是逼她回城好。

    花香浓浓,父女车载着一箱箱小蜜蜂,离家迁徙到桃花岭。

    马架子窝棚,扎在山脚下。桃花簇簇,小蜜蜂忙碌。天,说黑就黑。架锅造饭,菜是白菜干“一锅烩”,饭是米饭“清水蒸”。头顿吃,新鲜。二顿吃,舌燥。三顿吃,难咽。金花望望狼吞虎咽的父亲,心说:天天就这饭?父亲嚼得满口香:就这,不好咽?手伸树枝折成的筷子,指了指:喝口桶里水,嗓子眼拉锯,顺顺。金花手端铁碗不言语。

    月牙弯弯,窝棚里,父女就着忽闪的蜡烛,呱嗒话。金花说:爸,你年年这么样放蜂?父亲点头:多放蜂,多挣钱,就是为供你读书进城。金花说:咱进城,心不在城。回了乡也不思城。也许,咱心里,山乡也是城。父亲说:迷糊!城里,有荒山野岭?城里人,谁到这野岭放蜂?金花说:爸,咱父女就别打嘴仗了,您讲个故事听,解闷儿。没电视,又忘带半导体——憋闷!父亲干咳一声,开讲起“野狐狸吐鬼火”“花狼叼羊”“夜猫子叫宅”,听得金花心索索,缩成一团,直望父亲:您,咋讲这个呢?父亲说:放蜂就得不怕鬼,不怕狼,不怕野狐狸,怕了就别来放蜂。金花说:咋不讲花木兰穆桂英?父亲说:穆桂英挂帅,花木兰从军,是远古的戏文,能当真?你要听,再讲个小鬼捉鸡。小鬼,青面獠牙——金花双手捂耳:爸,您别讲,我不爱听。父亲“切”了一声:讲个鬼故事就胆怯,还放蜂?

    时过三天,早晨时,父亲突然说:金花,今夜就你自个儿看蜂护蜂吧,我回家,家里地活儿忙了,再说,你奶奶要照顾。金花心里像被挖了一眼没底的大窟窿:爸,爸,你真走?父亲挑她一眼,点点头:田里活儿能扔?她正愣神犹豫,忽然飞来两只小蜜蜂,双翅扑闪扑闪落在她头顶,赛着劲儿嘤嘤嘤,嘤嘤嘤。金花涌上一股劲儿:爸,您走吧,闺女自个儿能看蜂,有蜜蜂做伴,夜里鬼招魂也不怕。父亲心“嘭”的炸裂:这女娃,真唬不住啦。一甩步走了。

    前半夜,月牙挂树梢,满天星忽闪忽闪。烛光里,金花大眼睛也忽闪忽闪,困,也不敢合眼,就数一二三,三二一。再作诗:月牙扬眉挂树梢,嫦娥翩翩下凡了,吴刚酒醉伐桂树,玉兔急跳夺斧刀——脑际正推敲“酒醉”还是“醉酒”,忽地从幽暗山岭传来“夜猫子”唤声,唔唔唔,呜呜呜,像哭像嚎,她全身筋骨绷直了,手不由抄起一根桃木。倏地床下山草一阵儿喳喳乱响,是山蛇?她自小最怕蛇,身子乱窜,长长地游动——要不咋叫“丑虫”呢。手拿木棍子床下一阵儿乱捅,“吱吱吱”蹿出一只大刺猬,刺猬滚成了大球球,露出两只小黑眼,窥视她。它定是闻花蜜香钻来的。金花乐了,乖,她与刺猬玩起了“滚雪球”。

    下半夜,忽然一声闷雷响,震得窝棚乱吱嘎,金花披雨衣出棚,仰头望,乌云自西乱滚,满天星不见了,月牙也躲了。山洼处还有三十箱蜜蜂呢,山水到,会箱毁蜂亡。她卷巴卷巴裤腿就往山洼跑,搬累了,骂声:“狗娘养的天!”搬完,又拉开苫布遮盖,挥衣袖子擦汗,一昂头,乌云又浪头似的卷走了,她喊了声:哦啊,我的天!

    天色起亮,父亲惶惶跑来,双眼愣巴巴望金花:闺女,你哭了?金花一扬脖:没哭!父亲问:没哭,眼圈咋红红的?金花一扭脸:真没哭!说没哭,泪珠就像水帘子似的泼下来。父亲一屁股坐在了圆滚滚的石头上,说了声:你,年纪轻轻,养蜂,嗓眼吞秤砣,铁心啦!金花点点头。这年,她20岁出头。

    筹办合作社

    手端菜盘的金花,这场景,已入目入耳,一放手端的“葱花蘑”:爸,咋个不行?闺女试试!手端酒盅的四蜂农,目光闪亮,像聚光灯。

    一晃,时光到2009年。

    七月里摇蜜,父亲说:花儿,你嗓门敞亮,摆地摊精灵,卖蜜归你。哎!最愁卖蜜。

    村边三岔口,来往人流多。日头毒,似下火。金花支棱起遮阳伞,三马车上安装个电喇叭,一按开关,它就唱:蜂蜜,甜甜蜜蜜,强身健体,快买不后悔!

    这天,唱来一辆小轿车,下来一位“花格衫”,这中年人,嘴甜流蜜:山妹,我批量收购,保你甜甜蜜蜜。金花想,家里蜜多啊,他批量收购,挺适宜。仰头问:价码呢?花格衫伸出两个手指头。金花故作惊炸:二十元一斤。花格衫嘴吸溜:你,新入道的,降!金花说:十五元?花格衫再吸溜:再——再降!金花直眨眼:十元?花格衫像打结巴:降降降——金花说:又不是卖酱油,还降?是两元吧!花格衫不再结巴:这回,降对啦。金花说:价太低,得加码。花格衫说:我添三角。金花摇头。花格衫二指一伸:再添二角。金花摆摆手,三角两角地添油,添到驴年马月?花格衫一笑,别有味道:不卖我,你家蜜,就得沤烂下蛆。问你爹妈去。金花心骂:二道贩子,欺人太甚。花格衫皮笑:我有正经名号——经纪人。金花心堵:屁!

    回家,跟父亲一学舌。父亲直怨:那是“倒爷”,是爷,得毕恭毕敬。没他倒蜜,蜜能卖进城里?金花梗梗脖,不服气:咱家蜜倒地沟,也不卖给他这个爷。嗯!

    这码事,像根长倒刺的针,刺她心尖痛。

    进了腊月门,蜂农猫冬时。三位老蜂农,找父亲喝酒聊闲篇,炕桌上,小烧酒烧得个个心发烧,聊起卖蜜难,嘴喷火星子。大李说:嘛玩意,倒爷太压价,咱零卖十元,他收价二元。大刘说:那回,我差点跟他交手,咱赔本捞吆喝。老马说:我正想撂挑子,不养啦!白忙活儿。父亲说:竹篮打水,一场空哇!大李酒盅一扬,忽地来了兴致:看电视,听广播,眼下实行啥个合作社,就是抱团,闯市场,不试试?大刘陡然双眼大睁,望父亲:老大哥,论养蜂,属你能,做个领头羊呗!大李连点头:老大哥就牵头,咱哥几个撑腰给力。老马眯眼笑:对,给力,给力!可是,父亲手端酒盅抖:我——老龄老龄,没文化,漫地睁眼瞎,就那跑手续,还不跑断腿。再说,得靠钱堆——连连吐出两个字:不行!不行!

    手端菜盘的金花,这场景,已入目入耳,一放手端的“葱花蘑”:爸,咋个不行?闺女试试!手端酒盅的四蜂农,目光闪亮,像聚光灯。大李要拍巴掌,酒洒了:蜂妹子,中!你嗓音儿亮堂,眼神放金光,举手投足,有底气。大刘立马呼应:蜂妹子,你年轻,有见识,有文化,有胆气。羊走靠头羊,雁飞靠头雁,你就牵领,老马也欢实给力:蜂妹子,我也举酒盅投你一票,驾辕拉套。父亲心急了,竹筷敲桌子:哎哎,乱了辈分,我是老大哥,你们叫她啥?蜂妹子?大李连说:尊称,尊称。父亲不饶:尊称也逆耳啊。大刘忙抹稀泥:也是,蜂妹子那啥那啥——真牵头做大了蜂业,就叫蜂花,对!蜂花脆,大伙心里的花!

    蜂花!金花听了心美滋滋,一唤就爽口答应了。那下文咱也称呼她“蜂花”。

    两天后,蜂花在山村却不见了踪影,几位蜂农坠入雾里。

    三个月后,蜂花回山村了。大李问:蜂花,你咋玩失联,去月宫啦?大刘说:跟嫦娥拜姐妹啦?老马说:带回了吴刚酒没?蜂花笑答:咱只身飞到浙江。电脑说,那儿全国养蜂业最发达,咱扎一家高规格养蜂场,做了学徒工,掌握了全套先进的酿蜜加工技术。

    蜂花变了,一展精气神,搞起蜂农大串门。

    “就你,组织合作社?小女孩家,能撑天?”

    “事有前辙,户口本身份证印一大摞,终了,破碗砸破瓢,散伙!”

    “花儿,真有底气?听婶劝,甭炒豆大伙吃,爆锅一人担。”

    “花儿,单养独卖,白劳一年,这社,我入!”

    腿跑细,哑了嘎嘎响的嗓,生生动员起三十多户蜂农,抱团入社。

    合作社成立之时,蜂农们问:社,叫啥个社?蜂花回答嘎嘎脆:海鲸花!蜂农问:啥个意思?蜂花说:争做商海里的大鲸鱼,做蜂业鲜亮的一朵花。

    “海鲸花行动”

    在饭桌上,蜂花同父亲掏心里话:爸,养蜂,一户富了不是富,十户八户富,也不算是富。咱要搞“海鲸花行动”带残疾人和乡亲们一道致富!

    2013年8月,这天上午,蜂花正埋头专心结账,一句憨声低低传来:咱结账。蜂花眼睛盯向递上来的账单:五吨蜜。心一惊:不小的数字。利索地点按计算器,结账付款。这时,只听“咣当”一声,啊!蜂花惊颤望去,结账人倒在椅子下,他高肢残疾,手拄的木棍甩在了一旁。蜂花赶忙起身,搀扶他坐在椅子上,递上一杯热水:您压压惊!

    残疾人名叫李连富,家住二十里外的上堡子,父亲、老婆均为残疾。李连富说:我曾心生念头,了结生命。就在我去蜂箱边拿绳的时刻,几只小蜜蜂飞来,嘤嘤嘤,像跟我说话,就在这瞬间,我变了主意,蜜蜂虽小,天天采蜜,活得忙忙碌碌,为个啥?为自己!为别人!死,反显我人太自私。家有残疾的老父和妻子,我该为他们担当啊,用残疾之躯,支撑起这个残缺的家。我这棵残树,还绿还活,就是天天看到小蜜蜂在飞,在活。我要顽强地活下去!蜂花顿感这个人的高大,泪,滴滴无声地滑落,有股源自生命的力量驱使她,要登进他家门看看。

    第二天,盘旋曲曲山路,绕进上堡子村,一登小山岗,就望见两户人家,院子连秫秸秆围栏都没有。光秃秃孤零零矮屋下,残疾父亲蹲缩着,痴痴望日头,智障老婆手指房角下的一箱箱蜂呢喃着——李连富手拄木棍告诉她,这一箱箱蜂,就是这残缺之家的生命——蜂花的心被人揪了一把:为支撑这个家,这个高肢残疾人竟这么坚韧。李连富手一指隔壁,低声说,仅一墙之隔的丁柏树家,也是残疾人家。

    出院,下山,蜂花坐在山石上掉眼泪:想不到,山村还有这么困难的户。假如这是自个儿的叔叔家,兄长家,咋办?能丢下不闻不问?她想到阅读的那本《幸福人生》,“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心灵敲击:钱是什么?钱上不含爱,什么都不是!人本该长有一双爱的眼睛啊!

    在饭桌上,蜂花同父亲掏心里话:爸,养蜂,一户富了不是富,十户八户富,也不算是富。咱要搞“海鲸花行动”带残疾人和乡亲们一道致富!父亲抿口杯中酒,咂吧着,说:人再大,一撇一捺离不开那蝌蚪大的“善”字!大桃熟透,本该大伙儿分着吃。蜂花接过话:残疾人,太弱势!爸,您支持!弟弟听了,涌上精神:咱去找镇里的朱宣传委,他是从区残联下镇任职的。

    第二天,姐弟俩敲开朱宣传委的门,说了打算,朱宣传委听了,立马吐出一行字:好事!速速办理!

    三十余户残疾人聚集来,蜂花登台讲课,每户还无偿赠送五箱蜂箱,再赠蜂种王,送蜂群,捐白糖八十斤。李连富这样的特困户,赠送蜂箱二十五箱,白糖百余斤。户户送进门,总计十二万元。

    蜂花驾车绕山转,入村入户,指导技术。这天,六十里外的镇罗营镇残疾社员陈世财,在手机里呼叫:蜂花,不知为个啥,不少蜜蜂说挺就挺了,死了一堆堆。蜂花驾车奔去了,一看蜜蜂患了“蜂螨病”,一阵儿喷洒“治螨灵”,转危为安,陈世财笑了,蜂花也笑了。

    2014年小小的“海鲸花”合作社集聚了社员117户。2015年投资300万元建起全封闭式自动化的集蜂蜜酿制包装配送为一体的两千余平方米原生态蜂业中心。

    辞城又离不开城,蜂花屡屡跑出山村,登门与知名的北京百花蜂业科研发展股份公司洽谈,引进了蜂蜜自动化生产线,并达成多项合作事宜。

    眼下,“海鲸花”合作社脱胎换骨!去年9月,2020年世界休闲大会花落平谷金海湖的好消息,就像在她心间敲响了新钟声。经小半年紧锣密鼓的筹建,2016年1月,占地500平方米的蜂业博物馆正式迎客,游客们纷至沓来,既欣赏蜂蜜制作工艺,体验蜂业文化,又休闲观光。“金海湖距离蜂业中心近在咫尺,提前为世界休闲大会加温预热,蜂业与休闲旅游大文化融合,这就是发展的新商机!”已荣获“全国青年致富带头人”光荣称号的王金花再显聪慧,目光放远。她就像一只小蜜蜂,带领合作社社员们再次走向创业的新节点,酝酿更美好更甜蜜的蜂业梦。

 
版权所有 北京日报官方网站 www.dzwbjd.com
联系人:都老师 邮箱:beijingwangbao@vip.qq.com电话:01056012108技术支持:万业网